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三十五章 文森特的真迹
    “忘忧”。

    秘药的名字叫“忘忧”,一种安神、排解异常情绪和精神状态的秘药。

    他拿着这份秘药来到姚瑾玉面前。

    知道她是个警惕性重的人,没打算让她喝下去。颜承用秘术让秘药变成雾气,然后缓缓笼罩住她,从每一寸皮肤进入她的身体。

    得益于“忘忧”,姚瑾玉身心放松了很多。

    接着,颜承要修正她的精神认知。

    这里用到的秘术叫“解离术”,在以前,常常被炼金术士用来窥探他人记忆,往往会给被窥探者留下十分严重的后遗症,失忆、痴呆、自闭……

    颜承一直不太喜欢炼金术士的行事风格和坚守的信条。他们喜欢走极端,固执己见,向来不思进取,而且十分漠视他人的生命。

    “解离术”使用的过程中。颜承忽然皱起了眉。他在姚瑾玉的精神中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这是……透明噩梦!

    又出现了!

    这下子,他心里的一些疑惑也得到了解答。姚瑾玉之所以突然患上司汤达综合症,应该就是被透明噩梦暗示了。透明噩梦想要影响一个普通人的精神状态,很容易。

    颜承没有因此停下来,继续工作。

    在“解离术”的作用下,姚瑾玉的精神认知逐渐发生改变。

    这表现在生理上,就是她不再容易受到艺术作品给予的暗示。

    “不错,这次操作比之前更完美了。”

    颜承在心里稍稍夸奖自己。日行一事,精益求精。

    “姚小姐,结束了。”他唤醒打着瞌睡的姚瑾玉。

    姚瑾玉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丰腴的胸膛展露无遗。

    卓歌趁机立马看向颜承,但后者并没有在看着姚瑾玉的挺拔的胸膛。

    什么嘛……这么不近女色吗?

    “这么快吗?”

    姚瑾玉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五分钟。

    刚才的状态让她很放松,特别舒畅,久违的感觉。

    突然结束,她不由得嘀咕:

    “刚才挺舒服的,还没享受够呢……”

    颜承稍愣。这话说得真不避讳啊。

    回过神来,姚瑾玉又有些怀疑。

    “真的好了吗?”

    她觉得有些离谱,几分钟就能给自己治疗好?

    “我可以给你拿几幅画试一试。”

    “试试吧。”

    颜承看向卓歌。

    “去那几件我的收藏品。”

    卓歌很快取来几幅画,用蜡纸封着。

    姚瑾玉看着几幅画,咽了咽口水,紧张起来。这些天,她可没少被不经意间看到的各种艺术品折磨。

    “准备好了吗?姚小姐。”卓歌问。

    姚瑾玉缓缓点头。

    卓歌几幅画的掀开蜡纸。线条、色团、彩釉、阴影、构型……一一展现在姚瑾玉面前。

    她先是眯着眼看,没有什么异常感觉后,又张大眼看。确定了没什么异常感觉后,顿时心里十分舒畅,像是在黄昏的原野上奔跑。

    但紧接着,她皱起眉,认真盯着这几幅画,眉头皱得越来越深,最后瞪大眼,咽了口口水问:

    “这些画,是你的收藏品?”

    “当然。”颜承笑了笑。

    “是文森特的真迹吗?”

    颜承笑着说:

    “姚小姐果然拥有出众的艺术鉴赏能力,一眼就看出来了。”

    天啊!文森特的真迹!

    姚瑾玉几乎不敢想象,这个人一口气拿出了好几副文森特的真迹来!

    “你……你是怎么得来的?”

    颜承手指微碰嘴唇。

    “这是个秘密。”

    姚瑾玉无法去猜测,这个男人的身份了。起初,他以为是传销里忽悠人,后来以为是个“江湖术士”,再以为是有能力的“医生”。现在,她已经无法去猜测了。

    轻而易举解决自己的司汤达综合症,又随意拿出好几副文森特的真迹。

    这个人,是隐形的富豪吗?

    不不不,文森特的真迹可不是有钱就能弄到的。

    “那么,姚小姐,你需要给我代价了。”颜承说。

    姚瑾玉突然后悔了。

    之前,她根本不信颜承能做到把自己艺术鉴赏能力收走这种事。但是现在,他表现出的能力,让她不得不去相信。

    她后悔了。

    “能换个代价吗?”姚瑾玉不太自信地问,接着立马说:“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二十万?”

    “三十万!”

    “五十万!”

    她咬咬牙,“一百万我也能出!”

    颜承默默注视着她。

    她莫名有些害怕,喘着气说:“两百万!”

    颜承声音变得稍淡。

    “姚小姐,违背契约的代价,是契约者的灵魂。你是要给我贡献灵魂,还是艺术鉴赏能力。”

    姚瑾玉瞬间脸色苍白。

    她不知为何,居然不怀疑颜承的能力。

    “好好想一想。”

    卓歌轻轻靠在工作室门口,微笑望着姚瑾玉。

    她的笑看上去那么可恶。

    一分钟的思想挣扎后,姚瑾玉妥协了。

    颜承立马换了脸,又是一副温和的笑脸。

    之后,姚瑾玉整个人都处在恍惚之中。

    在若即若离的感觉下,在颜承的“解离术”下,她失去了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

    当她再次睁眼时,看到的文森特的真迹就显得那么苍白简陋了。她没法再从那极富艺术感的色彩和形象中,得到半点“欣赏艺术”的享受。

    尽管她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异常,但总有种自己失去了什么的错觉。

    那大概就是艺术鉴赏能力吧。

    而颜承则把她的艺术鉴赏能力用捕魂瓶装了起来。直接看去,是透明的,看不到什么特别表现。

    之后,姚瑾玉的心情并不是太好,提出了离开。

    颜承问:

    “能告诉我你策划的展会什么时候开,在哪里开吗?”

    “颜先生想去?”

    得益于颜承的能力,姚瑾玉对他的称呼变了。

    “我希望看着你安稳度过那场展会。”

    “这算是售后服务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好。我们加个微信吧……”

    姚瑾玉多少觉得,颜承是个很特殊的人,有他的联系方式,不失为一种“人脉”。

    这之后,她离开了这里。

    当她踏出这条巷子后,再回头时,11栋跟9栋之间,又只剩下一条无法通人的缝隙了,10栋消失在了那里。

    神奇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