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原来这么强啊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诡异黑影
    明月高悬,天幕之中点缀着点点繁星。

    喧闹的庆都开始安静下来,除了烟花问柳之地,其余地方灯火渐熄,遁入黑夜之中。

    福平街,各个商铺酒楼早已收摊关门,整个街道陷入一片安宁。

    黑夜中,三道黑影鬼鬼祟祟,在巷子中小心穿梭。

    “门主,今晚一定得干一票大的。”八字胡恶狠狠说道,一只眼睛乌青。

    “那是自然,我早已打探清楚了,这家破食馆,里面根本就没人守着,一会咱们直接撬进去,必能搞一票大的,以报上午之仇。”

    假道士捋着自己的胡须,嘴上却是漏风,竟是没了两颗门牙。

    “可恨,白天若不是那臭娘们,咱们早就能快活去了。”络腮胡骂骂咧咧,仍旧是对白天的记恨在心。

    “还有那两个贼偷,敢偷到我盗门魁首九云门身上来了,让我逮到他们定要剁他们两只手!”八字胡挥了两下拳头,两个胡子一上一下的摆动。

    “说起来就来气,我九云门怎么也算盗门大派,居然能栽在让俩混混贼偷身上。”

    白天,假道士三人逃脱之后,一番遮掩容貌,就找了个小食馆准备搓一顿。

    一顿大吃,等结账的时候才发现怀里的银票已经不翼而飞,气得络腮胡差点脑溢血。

    三人没钱结账,被食馆里的打手给狠狠修理了一顿,求爷爷告奶奶才没有被送去官府,因此晚上又回到了这里,准备报仇。

    “胡子,把这锁撬开!”

    络腮胡掏出一根铁丝,上前一顿摆动,“咔嚓”铜锁应声而开。

    三人偷偷摸摸的混了进去,“值钱的物件全给他拿走,娘的,敢打我九云门。”

    假道士等人将食馆弄得一片狼藉,一通乱翻,只翻到了一袋铜钱。

    “晦气,这么穷,你开个屁的食馆,还花钱雇打手,活该你穷。”八字胡骂道,浑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出现一个黑影。

    “嘶——谁手这么凉?别碰我。”八字胡一巴掌将脖子上的手怕掉,以为是其他两人在跟自己开玩笑。

    “你跟谁说话呢?”

    “就是,一个人在那嘀咕啥呢。”假道士和络腮胡有些奇怪。

    八字胡看到二人离自己颇远,也是纳闷,突然脖子上又传来一股凉意。

    “嘶——”八字胡浑身一抖,缓缓地转过了头去。

    一个黑影正站在其后面,头颅硕大,面色惨白,双眼没了眼球,眼眶空空,阴森可怖,舌头极长甚至垂落到地上,两只惨白的手掐在八字胡脖子上,正在不断收紧。

    “嗬......嗬......”八字胡难以呼吸,也发出声音,极度恐惧之下甚至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救......”还未来得及呼救,就见那长舌黑影嘴巴一张,从八字胡身上吸出了道道白气。

    八字胡面部迅速干瘪,浑身萎缩,整个人在数息之间化为了一具干尸!

    “砰!”尸体落在地面上,令假道士和络腮胡一惊,抬头看去,登时睁目欲裂。

    “八子!”

    一道阴风吹过,那道长舌黑影离地数寸,向着二人飘来。

    “跑!”

    假道士和络腮胡浑身汗毛直立,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食馆,带倒了一地桌椅,拼命逃窜,只求能快点远离这鬼东西。

    二人一直跑,跑出了福平街,又跑了几个巷子,七拐八拐,不知道跑了多远,一直到了一处隐秘的巷口,才力竭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嗬.....嗬......那......那是什么鬼东西。”假道士大口喘气。

    “呼......呼......”

    络腮胡手臂一道长长的伤口,正在往外冒血,刚才逃窜时也不知道剐蹭到了哪里,当时顾不得疼痛,现在放松下来,疼得他呲牙列嘴。

    两人躺在地上一阵喘息,才缓过劲来。

    “那......那应该是鬼吧。”络腮胡面色惊恐,脸色煞白。

    “八子被那鬼吸成人干了。”

    “不会追过来吧......”

    “应该不会,那东西并不快,咱俩都跑了好几里地了,应该追不过来。”

    冷风嗖嗖,吹得假道士浑身一哆嗦,假道士心有余悸,看了看周围一片漆黑,赶紧拉起了络腮胡。

    “赶紧走,咱俩找个人多的地方。”

    “走走走。”

    两人弯腰探头,鬼鬼祟祟的出了巷子,小心观察了一阵,确定无事后,向外跑去。

    两人漫无目的的跑着,黑夜之中,黑灯瞎火,也不知道拐到了哪里。

    “该怎么走,咱不认路啊。”络腮胡有些头疼,他们刚来庆都,哪里能辨别得清各处街道。

    “往光亮处跑,准没错。”假道士指了指远处的灯火,“有灯就有人。”

    两人一阵摸索,来到小甜水巷附近。

    此时小甜水巷只有一家牛皮酒楼还亮着光,两个灯笼挂在外面,发着淡淡的微光。

    假道士和络腮胡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灯笼,长舒了一口气。有灯火说明店里有人气,两人刚准备跑过去,突然身后一阵奇怪声音。

    “嗬~~~~~~”

    声音凄惨,阴森,像是有人在笑,又像是在哭。

    “什么声音?!”假道士如同惊弓之鸟,回头看去,身后空荡荡的。

    “嗬~~~~~~”

    又是一阵声音传来,声音却是从二人身前传来。

    假道士和络腮胡只觉面前一模糊,那长舌黑影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长长的舌头向着二人飞来。

    “居然追上来了!”两人心头同时大震。

    “躲开!”

    “快跑!”

    两人一个平地打滚,避开了长舌,连滚带爬往光亮处跑。

    幸好那黑影行动并不快,眼见灯光离二人越来越近,他们欣喜若狂,突然,前方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土坑。

    假道士一脚踩了进去,身子不稳,向前滚去。

    滚动的同时还绊倒了络腮胡,两人摔做了一团。

    刚欲爬起,就感觉脖子间冰凉,然后是一阵巨力袭来,令二人难以呼吸,眼球瞪起。

    “嗬......嗬.......”

    “呜.....救命......呜......”

    两人手脚不断挥舞挣扎,挥拳击打在那长舌黑影上,却如同击打在铁石之上,“砰砰”作响。

    二人挣扎了好一会,逐渐力竭,放弃了抵抗,面色惨白,已经开始昏迷。

    长舌黑影张口一吸,一道白气从两人身上飞出。

    “叮——”

    一道红光飞过,打在了长舌黑影之上,直接将两只手臂斩断,假道士和络腮胡脱困,捂着脖子,大口喘息着。

    “咳咳......”“嗬......嗬......”

    “咦?居然不是鬼。”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