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162章 熊罴
    早上起来,打开房门,就嗅到了牛肉香味。

    曹二在厨房已经开工了。

    贾平安拿起御赐的宝刀开练。

    “表兄,来对练。”

    杨德利在院子里踱步,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不了,某在想事。”

    这是还要继续琢磨的架势,贾平安觉得户部上下若是知晓杨德利的抠门,估摸着会把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皇帝丢他来仓部的时候,实际上内部可以操作一番,换到别的部门去。

    现在杨德利做出了成绩,反而不好换了。

    这都是命啊

    早饭是馎饦,一大碗,牛肉汤打底,上面铺了一层卤牛肉。

    再来几瓣蒜,嘎嘣脆咬一口,接着一口馎饦,再夹一片牛肉

    美滋滋

    吃饱喝足,起身去上班。

    “晚饭弄红烧牛肉啊一坨坨的。”

    贾平安两兄弟随后出了道德坊,一个恶少靠了过来,是许多多的人。

    贾平安干咳一声,等杨德利偏头过来时,说道“表兄,刚才某看到了一个大屁股的小娘子。”

    “在哪”杨德利的眼神陡然锐利,刷子般的扫了过去。

    此刻天色微黑,视线不大好。

    “就在前面。”

    “那某去看看。”杨德利策马往前。

    恶少趁机过来,“贾参军,那张虎去了永安坊那个妇人家,算下来明日他又该去了。”

    贾平安点头,“辛苦了。”

    “不辛苦。”恶少兴奋的道“可要兄长出手吗若是可以,某也想去砍死他。”

    “不必了。”贾平安微微颔首,策马追了上去。

    “没有啊”杨德利没寻到大屁股少女,不禁遗憾万分。

    到了百骑,贾平安如今身份不同了,早上要去唐旭那边参加四巨头晨会。

    晨会是邵鹏主持的,他慷慨激昂的说到了皇帝对百骑的期待,并重点指出了百骑如今精气神不佳的落后状态,这一点唐旭负主要责任。

    “关某屁事”唐旭怒道“这猾的东西,除非每日都能去抓人、杀人,否则”

    “否则只能去五香楼,用女人的胸脯来让他们叫嚣”邵鹏的话有些刻薄,但却是事实。

    唐旭挠头,脸上的横肉颤动着,“那你说怎么办”

    “咱也不知道。”邵鹏纠结的道“宫中那些内侍都会偷奸耍滑,没办法。”

    程达在微笑。

    每次议事他都在微笑,感觉有些神秘。

    “老程,你说说。”唐旭调转枪口,把程达拉了进来。

    程达微笑道“校尉,某觉着首要是听从吩咐,只要兄弟们都听从校尉和邵中官的吩咐,那就坏不了。”

    这个老油条,一番话滴水不漏,但一句话都没用。

    程蒙娜丽莎达指指贾平安,“小贾主意多,某觉着该多听听他的说法。”

    唐旭恍然大悟的拍拍大腿,“某说怎地忘记了什么,原来是小贾。来,小贾说说。”

    这货哪里是忘记了,分明就是等最后弄个无计可施的局面,然后激发贾师傅的主人翁意识。

    “这事吧某以为值得商榷考量,某这里有九个大点要说,每个大点下面有三个小点,第一”

    三个人听着贾平安喋喋不休的说着天书,目瞪口呆。

    “要激发他们的荣誉感,要让他们知道,百骑是一个值得骄傲的地方,来了百骑后悔数年,不来百骑后悔一生”

    贾平安滔滔不绝的说着。

    “参军,有人找。”

    贾平安意犹未尽的结束了演讲,“某先出去了,晚些接着说。”

    等他走后,邵鹏问道“听出什么来了”

    程达“”

    唐旭捏捏脸上的横肉,“他说的某就想现在去厮杀,浑身的热血啊开个口子就能喷出去。”

    邵鹏点头,“某也是如此,这少年蛊惑人心的本事不小,那个老唐,别挠头发了,满地的头皮。”

    唐旭怒道“天气冷没办法洗头,怎么办只能等休沐,不然头发干不了。”

    “那你为何不剃光头”

    “狗内侍”

    贾平安去了门外,见到了久违的大长腿。

    “无双,你这是”贾平安觉得自己该脱离监视期了,可长腿妹子怎么又出来了

    “你最近要小心些。”卫无双的容颜在羃后面有些模糊,“那乔东兴发誓要报复你。”

    “他要怎地”贾平安压根没把这个威胁放在心上。

    “他说要”卫无双皱眉。

    贾平安愕然,“要什么”

    妹纸,你说话啊

    卫无双侧身过去,“那些丑话不好听。”

    贾平安认真的道“这可是关系到某安全的大事,知道了他要弄某哪里,某弄块铁板挡着也好啊”

    卫无双微微低头,贾师傅借机靠近,透过羃,发现她好像耳朵红了。

    “他说要斩断你的”卫无双迈开大长腿,走的飞快。

    “哎妹纸妹纸是哪里”贾平安一脸幽怨,就像是被抛弃的女人。

    能是哪里,多半就是家伙事。

    那厮挺嘚瑟的啊

    第二天,贾平安自报奋勇的说要去巡查一番。

    “小贾果然是个勤勉了。”唐旭说完后,就靠在墙边睡着了,鼾声震天响。

    贱人

    邵鹏真心觉得百骑这般懒散,就是唐旭的功劳。

    他出去,看着贾平安在交代唐旭和雷洪一些事项,不禁赞道“年轻人这般认真做事,堪称是忠心耿耿。”

    贾平安晚些出了皇城,四处寻找李敬业。可咋就没找到呢

    昨日他令人去传话,让李敬业上午来皇城外等候自己,记得化妆。

    “兄长”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贾平安回身,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的不像话的女子站在那里。

    老子的眼啊

    贾平安给了自己小腹一下,硬生生的把笑意憋了回去。

    “赶紧走。”

    再不走边上就有人要呕吐了。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皇城。

    等到了永安坊外面时,竟然是许多多亲自来接应。

    “这是”

    许多多从未见过哪个女人有这等魁梧的身板。

    “别管。”贾平安摇摇头。

    女人太好奇不是好事,不是坑自己,就是坑别人。

    三人一起进去,许多多介绍道“那张虎乃是猛将一流的人物,我的人打探到的消息,此人前年在终南山下被围杀,十余人全数被他弄死了。他力大无穷,乃是王琦最信赖的手下。”

    猛将兄

    贾平安看了李敬业一眼。

    李敬业说话会露馅,就用力捶打了一下胸脯,表示没问题。

    许多多眼睁睁的看着这魁梧妹纸的胸被一拳头捶扁了。

    这样也行

    晚些,到了外围。

    “过了这座桥,对面那个小巷进去,第六家就是了。”

    “有数了,多谢,你先回去吧。”贾平安很随意。

    许多多犹豫了一下,“那张虎真的厉害,我带着所有兄弟都不是对手,你们二人怕是不行。”

    什么叫做猛将兄

    薛仁贵在先帝征高丽时只是一个军士。遇到局势危机时,他一袭白衣,单人冲阵,所到之处,就如同是以汤沃雪,杀的高丽人胆寒。

    这便是猛将。

    还有程知节、苏定方等人。

    一句话,在这个时代,将领的武力值不够,你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贾平安摆摆手,“安心去吧。”

    不识好人心

    许多多后退,一直到视线外时止步。

    过了小半个时辰,张虎来了。

    他身材魁梧,走路时步伐很大,虎虎生威。顾盼间,一股凶厉之色。

    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好鸟。

    贾平安低声道“晚些咱们一人堵住一边。”

    他觉得自己的武力值在此刻有些堪忧。

    李敬业目光灼热,盯住了正在过桥的张虎。

    “你想什么”

    “想弄死他”

    “走”

    二人悄然跟了上去。

    按照贾平安的判断,张虎大概会在半个时辰左右出来。

    所以他们的时间很充裕。

    他甚至还想弄个圈套,只是一问,就换来了李敬业的白眼。

    “这里藏不住。”

    这里小巷笔直,什么圈套都是白给。

    “尊重兄长”贾平安被气坏了。

    李敬业无奈看天,“是,兄长的布置天衣无缝,比阿翁都厉害。”

    老李是大唐名将,不,应该说是名帅。

    贾师傅只是个无名小卒。

    这个马屁拍的真爽。

    “咦”

    李敬业低声道“他怎地出来了”

    那家房门开了,张虎骂骂咧咧的出来,妇人跟在后面,一脸愧疚

    李敬业愕然。

    二人此刻装作向前的模样,不能停留。

    这是什么意思

    贾平安担心是圈套。

    可看到妇人的愧疚神色时,他放心了。

    这是亲戚来了吧

    张虎皱眉,妇人赶紧回去,随后房门关闭。

    张虎骂了一句,好像是贱人,然后转头走来。

    三人在接近。

    张虎偷情不成功,憋闷的不行,就横冲直闯的走来。

    这是想找茬

    猛将,但却是个莽夫

    贾平安心中有数。

    他准备偷袭,给李敬业创造绝杀的机会。

    张虎的目光在李敬业的身上转动,突然身体一震。

    老子就知道,这小子扮作是女人要出事

    贾平安刚想喊出手。

    嗖的一下,李敬业就冲了过去。

    在奔跑的过程中,他奋力一挣,身上的女装嗤拉一声,竟然全被撕裂了。

    他就这么披着丝丝缕缕的女装扑了过去。

    张虎狞笑道“竟然敢来伏击某”

    他大步向前。

    二人不断接近中。

    张虎率先出手,他一拳击出,李敬业偏头避开,可张虎的左手却抓住了他的衣襟。

    李敬业一肘横扫,张虎松手,随即合身扑来,竟然来了一招双峰贯耳。

    呯

    李敬业双手挡在耳畔,随后

    他抬头,那眼中全是暴戾,“死”

    短距离内的一拳。

    这一拳压根就没给张虎反应过来的机会。

    从一开始他就是主动进攻,李敬业看似捉襟见肘的防御,可那只是寻找进攻的机会而已。

    此刻张虎双峰贯耳刚收手,再想防御却晚了。

    好一个张虎,他虎吼一声,竟然一脚撩了起来。

    你给我一拳,那么我就废掉你的子孙根。

    但他从不知道李敬业的力量。

    呯

    这一拳重重的击打在张虎的面门上。

    后面赶来的贾平安只看到了天空中飞溅着鲜血,以及唾沫、牙齿

    张虎的脸已经变成了平面,白色的脑浆从鼻梁的破裂处喷了出来。

    李敬业随手抓住了那条腿,双手握住,反手一甩。

    张虎就像是个稻草人般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哗啦

    泥墙竟然被撞出了一个洞。

    冷风吹过小巷,穿过了那个洞,一个不成人形的东西就卷缩在其间。

    “杀人啦”

    晚些,坊正带着坊卒和金吾卫的军士急匆匆的赶来,把那人翻过来。

    “这是被铁锤砸的吧脸都被拍平了。”

    “这一下身上的骨头差不多都断掉了,他难道是遇到了一头熊罴”

    许多多就夹杂在人群中,看着那不成人形的尸骸,脑海里就想到了那个虎背熊腰的女子。

    可怕的力量

    贾参军竟然有这等悍勇的帮手,我这边怕是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她暗自下了决心,要更加主动抱紧贾参军的大腿才是。

    晚些尸骸被带了回去,有人彻底清查了死者随身携带的东西,最后找到了一份能夜间出行的证明文书。

    “张虎”

    晚些,尸骸被送到了王琦那里。

    周醒双眼通红,“他这是脸上挨了一拳,对手力大无穷,只是一拳就打死了张虎,可他又抓住了张虎的脚扔了出去”

    王琦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熊的模样,嘶吼着一拳打死了张虎,然后把他丢了出去,竟然撞破了墙。

    “谁干的”

    王琦的眼中全是怒火,右手却在微微颤抖。

    这是谁在伏击他的人

    “谁”

    他怒吼着。

    可恐惧就在怒吼中渐渐生成。

    “张虎身手了得,一般人想伏击他就是送死,那个地方某看过了,小巷笔直,无法藏匿人手。对方若是多人,或是带了兵器,张虎就能提早防备,就他的力气,撞开边上的墙壁也能逃过杀劫唯一的解释”

    周醒低下头,不肯说出那个分析。

    陈二娘出来了,见状不禁皱眉,“对方比张虎更强大。”

    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是何时出现的

    “会是谁”王琦冷静了下来,“山东那些人他们若是要动手,更想弄死的是某,而不是张虎。那么还有谁”

    李敬业晚些回到了家中。

    他洗个澡,然后弄了贾家送来的牛肉,就在自己的房间前面烤肉。

    边上有酒水。

    大片的牛肉刷油,被烤的滋滋作响。

    李敬业没要人伺候,就自己吃喝。

    一口牛肉,一口酒,可眼神却越来越清醒。

    “阿翁。”

    不知何时,李敬已经站在了他身前。

    “饮酒了”李敬业还未被允许喝酒,但他却点头道“喝了。”

    李勣皱眉道“全吃烤肉不好,去,弄一碗馎饦,多放醋,再来几瓣蒜。”

    边上有仆役去了。

    李勣看着李敬业把馎饦吃了,说道“去睡一觉,少年人,多睡才能身子好。”

    等李敬业走后,李勣坐在了他的位置上,拿了牛肉烤。

    他拎起酒坛子,就这么喝了几大口,然后叹息一声。

    不知何时,李尧已经站在了他的身侧。

    李勣淡淡的道;“敬业这阵子神思不属,早上操练时,偶尔杀机毕露,这是想谋划杀人。老夫为此让你等盯着他,今日如何”

    李尧低声道“今日小郎君带着包袱出去,某觉得不对劲,就带着人跟着”

    他有些犹豫。

    李勣拿起一片牛肉吃了,缓缓的道“说吧。”

    “是。小郎君在巷子里换了女装”

    孙儿女装后的模样李勣的脸颊颤抖着。

    “后来他去了皇城外,没多久贾郎君就出来了,他们随后去了永安坊。”

    “他们在小巷里小人担心暴露行藏,就没进去。”

    “他杀人了。”李勣喝了一口酒,“某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茫然,他喝酒吃烤肉,那是因为他需要刺激老夫当年第一次杀人后也是如此,果然是老夫的孙儿。”

    “是。”李尧说道“后来巷子里有大喝声,接着听到小郎君喊死,随后轰隆一声,最后小人跟着混进去,就看到一人被活活打死在那里,墙都被撞出了一个大洞。”

    “敬业”

    李勣微微皱眉,“那人是谁”

    “后来有消息,说那人是王琦手下的悍将张虎。”

    李勣沉吟了一下,“王琦不会善罢甘休,贾平安和敬业去的时候,定然被人看到了,有心人一旦回溯,就能查到皇城前的他们,你带着人去,查坊卒。”

    李尧不解的道“为何”

    “那王琦老夫知道,乃是长孙无忌等人的爪牙,手下得力大将被杀了,他定然暴跳如雷,随后畏惧,定然要把凶手找到。如此,最好的手段就是悬赏那些坊卒不可靠,你带人去,等悬赏的消息传来,若是有人准备去举报”

    李勣的眼中多了杀意,但旋即平静,“给他五百贯,让他去南方五年。”

    李尧皱眉道“阿郎,灭口才好。”

    “老夫何尝不知”李勣笑道,“可敬业还小,老夫杀了一辈子人,不敢苛求死后的模样,大概是要下地狱。可那是老夫的孙儿,就当是为他积德吧。若是有果报,那便报到老夫的身上来,多少都行”

    李尧再问道“阿郎,为何是五年”

    李勣一怔,然后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如今关陇那些人掌权,可皇帝就是皇帝,他的眼中只有权力若是五年后皇帝无法夺回权力,老夫自然会隐退。长孙无忌若是聪明,就该知道不能用老夫的孙儿来威胁,否则鱼死网破,他可敢吗若是五年后皇帝压住了长孙无忌等人,那人回来又能如何”

    夕阳下,李勣坐在那里,目光温润

    “感谢山寨厨师”成为本书盟主。

    为盟主流云不改加更。

    为盟主聚宝山千户所千户加更。